山东版“丁义珍”:潜逃17年 曾只靠178元度日

2017-06-03 02:10:41 [来源:齐鲁晚报]  [责编:刘艺]
字体:【

原标题:山东“丁义珍”,潜逃17年曾只靠178元度日

当被抓的那一刻,刘华东和鲁丽丽很平静,17年来,刘华东的头发已经掉没了,曾经美艳动人的鲁丽丽,脸上也布满了疲态。被抓时他们不约而同地说: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17年前,利用职务之便,侵吞95万余元公款,临沂市莒南县一名储蓄所主任兼会计刘华东事发后,带着妻子鲁丽丽潜逃。

莒南县检察院反贪局历经三十余天的努力,万余里行程的奔波之下,成功将潜逃17年之久的刘华东夫妇抓获。

刘华东、鲁丽丽被抓捕现场

替二哥还债,17年前侵吞95万公款

“华东,你哥哥厂子欠了钱,现在很困难。你上大学那会儿,你哥哥供着你,这时候,你也帮他一把。”刘华东没想到,父亲的一番话,改变了他的一生。

那是1998年11月30日,当时的刘华东是原中国建设银行莒南支行十泉路储蓄所副主任兼会计,他接到一个电话,县劳动社会保障局机关事业单位社会保险事业处让他过去收款。当他拿到四万零几百块钱的公款,想起刘华东的大哥正因为欠钱受到了威胁,恳求刘华东帮忙。再加上大哥对他承诺的美好前景,刘华东把心一横,截留了四万块钱,把零头记了账。

刘华东以为,大哥很快就能把这笔钱还上,就能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然而这只是刘华东犯罪的第一步,此后,大哥的厂子仍然不见好转,债主的步步紧逼,让刘华东一次又一次地以收入少记账的方式,截留公款,窟窿也越来越大。

刘华东觉得自己像跌入了一个无底洞,每天有一个枷锁在捆绑住他。1998年12月16日,当他再次截留公款给大哥时,他拢了拢十次给转款的数据,数额已经达到了恐怖的40万。而这个时候,保险事业处来了通知,要求把资金回归总账。

一边是还款无望的大哥,一边是无法弥补的窟窿,在这时保刘华东铤而走险,通过虚设“杜云”的账户,将保险事业处存在银行的55万余元转出,在收款单上,故意把“杜云“连笔,与”社会“二字相像,在前后添加了”劳动“和”保障局“内容。

1999年7月2日,带着这55万余元,和妻子鲁丽丽,在大哥陪同下,在莒南县汽车站租了一辆出租车,开始了潜逃生活。8月10日,因涉嫌犯贪污罪,莒南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进行逮捕。

打零工、账户上一度只剩178块

刘华东本想着投靠朋友落脚,辗转了临沂、北京、大连、哈尔滨、海拉尔、扎兰屯、齐齐哈尔,然而却没有人肯收留,最终落脚到了威海。

当时的刘华东以为,出去把钱赚回来,就能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失。然而逃亡生活给予他的只是一次一次的失败。

最初,他开户炒股、做水产用药生意,加入小投资公司当业务员,做鸡副产品的销售……都以失败告终,随身带的钱也越来越少。在办案人员清理刘华东物品时,发现一个记账本上,全家人一度只剩下了178块钱。尤其到了2007年,刘华东和鲁丽丽的女儿降生了,新生命的喜悦却不时地被生活的压力所冲击着。

“不生活在阳光下,做什么都不会成功。”在向办案人员忏悔时,刘华东感叹。

2012年9月,刘华东带着一家人落脚到了荣成市寻山镇的一个小渔村,并开了一个小餐馆,可是只维持了四个月,就关闭了,那时候经常有人吃了饭不给钱,刘华东怕引起怀疑,只能忍气吞声,不敢报案。

相比于生活的拮据,心理的负担更是常常煎熬着他们。他和妻子改了多个名字,没有做过火车、轮船、飞机,没有住过宾馆,连孩子上学都没有登记过自己的真实身份,孩子户口是通过网上花5000元钱,落在吉林省白山市某农村一户素不相识的人家名下。手机号通过在威海打工时认识的朋友搞到。平时手机都放在静音上,从来不敢在人前拿出来。

一个可疑电话,确定了刘华东位置

刘华东的谨慎给侦查带来了很大难度,莒南县检察院曾多次组织人员采取各种措施进行追逃,但由于种种原因均未能将其抓获。

2016年2月5日,莒南县检察院在落实临沂市检察机关追逃追赃专项工作会议时,决定利用春节这个有利时机,开展出逃工作,务必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决不能让其逍遥法外。

就在春节期间,刘华东的大姐刘华荣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成为追逃行动的突破口。

莒南县检察院侦查人员通过缜密分析,反复对比研究,几经周折最终确定,这一手机号码使用人就是鲁丽丽,春节期间,她思乡之情加重起来,忍不住跟唯一联系的亲人——刘华东的大姐刘华荣打了这个电话。

办案检察官顺藤摸瓜,很快发现,与鲁丽丽联系最密切的另一个号码的使用者正是刘华东,而他们藏匿的地点,就在荣成市寻山镇青鱼滩村附近。

抓捕时机已到。

侦查人员制定了周密的抓捕方案和安全防范预案,并报经检察长批准,抽调10名干警携带两台车辆组成抓捕小组。

2016年3月8日中午,侦查人员锁定了刘华东夫妇的藏匿地点,并决定先抓捕鲁丽丽。

自称日照人,连续被追问露了馅

侦查人员到达鲁丽丽打工的水产品加工厂时,现场只有9名工人在房间。通过侦查手段确认鲁丽丽的手机就在房间内,可9人一一把手机掏出来注意查看时,却并没有鲁丽丽的手机,经过逐一盘问,这9人的嫌疑均被排除。

为什么找不到?难道侦查设备有问题?经过进一步询问,侦查人员了解,平时在房间休息的,还有四位女工,他们正在另外一个车间工作。侦查人员迅速到车间控制了那4名女工,逐一询问时,在一名名叫王士香的女工面前停住了,她自称自己是“日照莒县朱芦村”人,而口音却正是莒南县的!

“你的父亲是谁,母亲叫什么名字,支部书记是谁,妇女主任是谁?”莒南县检察院反贪局侦查四科科长张永昌一连串的向“王士香”发问,然而她却越来越慌张。“你就是鲁丽丽!”张永昌一字一句地说说。

终于隐藏不住了,鲁丽丽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在鲁丽丽的带领下,侦查人员回家抓捕刘华东,在房门被打开的一刹那,抓捕人员夺门而入,分头冲进各个房间,最终将蒙着被子藏匿于炕上的犯罪嫌疑人刘华东成功抓获。

“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刘华东夫妇相互看了看,17年的潜逃生活,最终结束了。17年来,刘华东的头发已经掉没了,曾经美艳动人的鲁丽丽,脸上也布满了疲态,刘华东也跑累了,除了后期与大姐有过不多的几次联系,刘华东夫妇与其他亲人几乎断绝了联系。甚至父亲去世,刘华东都不敢回家奔丧。在向办案人员忏悔时,说到这里,刘华东不禁失声,掩面痛哭。

案件于2016年7月13日宣判,被告人刘华东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十个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