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江苏仪征女教师坠楼身亡:曾实名举报校长

2015-09-02 09:30:56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李超 李亚男]  [责编:戴瑶霖]
字体:【

江苏仪征实验小学门口。(9月1日摄) 本报记者 李超/摄

“我觉得活着真累!世界太大而自己太渺小,黑暗太多,活着真累!”

这是江苏仪征市实验小学教师邵玉琴留给丈夫武学年的遗言。8月31日13时许,这位39岁的教师在学校教学楼4楼纵身一跃,当场死亡。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此前,邵玉琴曾举报校长挪用学生伙食费,校长被免职。此后,邵玉琴职称评聘上遭遇挫折,其多次上访未果。

最后的告别

8月31日15时半,武学年接到亲戚电话,“你老婆没在班上,打电话没人接”。

同是教师的武学年感到诧异,妻子工作一直很敬业,开学第一天,作为班主任的她应该在给孩子们上预备课。妻子刚调到扬州市仪征市实验小学,担任三年级四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

武学年给妻子拨电话,无人接听。因为暂住妹妹武学芳家,妹妹在电话那头说邵玉琴没在家,并把当天中午实验小学有老师坠楼的消息告诉了武学年。

武学年急了,回拨电话给实验小学的亲戚,对方在电话里支吾不语。这时候,武学年用手机上网收到了妻子在QQ上的两段留言。

第一段“邮政里有4万多元。农行卡里存了5万定期。密码你知道的。”第二段话则是:“我觉得活着真累!世界太大而自己太渺小,黑暗太多,活着真累!”时间是当天11时59分。16时多,武学年在殡仪馆见到了妻子的遗体。

8月31日17时许,仪征官方发布消息称,当日13时16分,警方接到信息,到现场后确认坠楼者身亡。死者邵某某,女,39岁,系仪征实验小学三年级四班语文老师,本学期通过正常进城补员程序,从大仪小学调入实验小学。

武学年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是在10时20分。

当天早上,武学年帮助妻子办理公积金转移手续。他打电话告诉妻子手续办好了。“我告诉她已经托朋友在帮我们找房子,或者打算先租一个月过渡一下,当时她也很开心。”

武学年说,妻子是8月28日拿到调令,8月29日下午到实验小学报到的,当晚住在妹妹家,但说住不惯陌生床。两人当时还唠家常,因为儿子今年读初三,明年计划着把孩子送到城区读高中。

武学芳当日11时15分给嫂子打电话,叫她回家吃饭。邵玉琴说已经带东西吃了,吃完休息一下。当时武学芳并没有在意。

8月30日晚上,邵玉琴回到家中。他们居住的大仪镇到城区坐公交车要1个半小时。但让武学年始终不解的是,妻子原本说31日下午去学校,但第二天早上5时,妻子就走了。

仪征实验小学校长朱有忠说,8月31日上午,邵玉琴在做下午的预备课准备工作,并和同年级老师了解相关设备如何使用,其间并没有发现异常。

蹊跷的谜团

网络有传言称,邵玉琴调往仪征实验小学后,因“城里人”嫌弃她是从乡下来的,怕“耽误”了孩子,全班家长集体闹事、要求换教师,甚至遭到两次围堵。

一位家住实验小学附近的蔡先生回忆,8月31日10时左右,一名50多岁的男子在学校门口拿着喇叭,召集了10多个学生家长要求联合签名,“给校长写信,不能让那位从大仪调来的老师教我们孩子”。

另一位王女士也证实当时看到那个拿着喇叭的男子,但未曾听清其宣传的内容。

妻子出事后,武学年也曾听说有学生家长不满妻子来实验小学教课,到学校闹。为此,武学年专门向学校校长求证此事,校长否认。

朱有忠说:“在学校,我看到的,我听到的,没有家长围攻,至于自杀的原因我想应该由警方作出回应。”

今天中午,在仪征市实验小学门口,一位三年级四班的家长表示“被冤枉”,“躺着中枪”。事实上,她对这位女教师的第一感觉“挺舒服”。另一位家长表示:“我以人格担保,没有做那样的事情。”

一位家长也表示疑问,这名教师没在学校教一天书,那些家长为什么认为她不行?城区学校这次来了20多名教师,为什么又单独针对她?

一名网友贴出家长QQ群里的聊天记录截图显示,这个网名叫“遗憾如风”的班主任,是在头一天晚上加入这个家长QQ群。她以新班主任的身份做了自我介绍,受到很多家长欢迎。

这是邵玉琴与家长们的第一次互动。

8月31日10时26分,邵玉琴还在班级的QQ群里提醒家长,头一天交钱的时候没有零钱找,下午可以给。武学年回忆,8月30日18时多,他回到家时,看到妻子正在算账,“准备把多出来的零钱第二天退给家长”,后来妻子加入家长的QQ群,“聊了一会儿,就说累了,准备早点休息”。

据一位邵玉琴曾教过的学生回忆,邵玉琴为人正直,在大仪镇中心小学任教20年,是学校的骨干教师,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对学生很亲和,是一位“好老师”。

武学年说,妻子19岁从扬州师专毕业参加工作,担任学校教导副主任,从教20年,她带的班级几乎年年考试全年级第一。

上访路一波三折

实名举报校长,可能是邵玉琴这辈子做的最轰轰烈烈的事情。

2013年7月,邵玉琴和其他两位教师实名举报仪征市大仪中心小学原校长钱福龙故意降低学生的伙食标准,从孩子们口中“抠”出来钱用于吃请招待。媒体报道后,当地教育部门介入,官方核查认定,钱福龙任校长期间,4年来共将24万余元学生伙食费挪作他用。其校长职务随后被免。

“老婆眼里容不下沙子。”武学年说,妻子自幼丧父,自小与爷爷相依为命。从小在农村长大,受到很多帮助才上的学。因此,她认为不应挪用孩子的伙食费。

两个月后,邵玉琴所在的大仪中心小学举行教师职称评聘会,工作了10多年的邵玉琴符合小学高级教师的评审条件。

据邵玉琴的举报资料显示,该评聘会并没有按照扬州市相关文件执行。当时,该校未达全体教职工70%的教师参与民意测评,又实行以民意测评不满80%一票否决。

邵玉琴的参评资格被取消。为此,不服气的邵玉琴向省市教育部门递交申诉材料。上访之路一波三折。直到2013年10月,仪征市教育局才重新确认了邵玉琴的参评资格。

但2013年9月,有关仪征市教育系统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的相关规定,邵玉琴所在的学校副高岗核定数为6人。

按照该校制定的方案,依据职龄和教龄打分,邵玉琴因为职龄和教龄短,无法被定岗为副高级岗。为此,邵玉琴至今不能获得副高级岗聘用。

邵玉琴在举报资料中称,她在实名举报校长后,在职称评审和聘用过程中,遭到当地教育局以不作为或滥用公权力方式,给其设置障碍和打击报复。

但教育部门回复是,评聘分开也符合相关规定。扬州市教育局副局长卫刚在今天江苏省教育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个老师2013年之后,一直到现在没有受到打击报复的行为。”

与职称评定相关联的是待遇问题。武学年说,按照新规定,妻子原本定岗10级,如果评上副高级岗是7级,每月的工资待遇相差500元。

因为评定职称遭遇变故,邵玉琴与学校领导的关系也一度紧张。武学年说,妻子还与新的校长有过正面的冲突,同时也与一些同事发生过小摩擦。

悲喜的调令

今年7月10日,因为城区学校缺少数学科缺员,仪征市出台了进城教师流动的办法。此前,农村教师要进城“甚至比登天还难”。

“现在进城不仅需要钱,还需要关系。”武学年说,夫妻俩讨论之后认为希望不大,但还是觉得应该试试看。

邵玉琴把工作多年的表彰证书等各项资料一填,交给教育局。8月中下旬,邵玉琴接到教育局的通知,她被选上了。小学语文有8个教师进城,她位居第二,可以自由选择城区最好的3所小学。

在学校的选择上,副高级岗是他们重点考虑的。实验小学作为当地最好的小学,因刚好空有一个副高级岗,成为邵玉琴的最后选择。

武学年回忆说:“老婆去学校报到时,还专门找到校长说了岗位的事情,但是校长并没有给明确回复。”

仪征实验小学校长朱有忠对此事并未予以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武学年在南京做了一次大手术,花去了家里8万元积蓄,这几乎是夫妻两人在农村教书一年的所有收入。8月28日,邵玉琴如愿拿到调令。这一度让她认为“真地走过了那段不好的路”。

多年来,武学年一直不支持妻子上访,但他始终不敢相信的是,“内心的强大”的妻子最终选择了这样的方式结束。如今,他们被安排学校附近的一个宾馆,等待新的消息。

本报扬州9月1日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