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因医院违规用血患艾 女儿被感染读高中遭拒

2015-09-01 07:45:49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欧小雷]
字体:【

曾为“河北艾滋第一案”的原告女孩婷婷(化名——记者注)要上高中了,但在这个新学年开始的时候,由于身患艾滋病,她被高中拒之门外,面临失学。

去年8月,在秦皇岛举行的“爱在阳光下——艾滋病致孤儿童夏令营”开营仪式上,婷婷与3名同伴还曾和世界卫生组织艾滋病防治亲善大使共同将一轮白色风帆缓缓升起。婷婷手机珍藏的一张照片中,那一刻被定格为永恒:穿着一条漂亮蓝裙子的她,站在防艾亲善大使身边笑得很甜。

1997年出生的婷婷,家住河北省武安市邑城镇。1999年,母亲因输医院违规使用的“自采血”患艾滋病离世,当时只有两岁的她也被确诊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父亲王为军以婷婷的名义把违规使用“自采血”的医院告上了法庭,有媒体将此案称为“河北艾滋第一案”。

随着案件的胜诉和为了保护女儿免受不必要的困扰,王为军父女2008年后开始刻意远离各界聚焦。今年7月,已过中考录取分数线的婷婷因患艾滋病毒而被武安市第十中学拒之高中门外,为此,这对父女多方奔走无果。

这一次,一向不对媒体遮掩自己信息的父亲王为军,无奈地恳求记者:“报道中能不能给我女儿用个化名。”

过了分数线,却报名被拒

按照当地教育部门安排,7月4日至5日是武安市中考学生高中志愿的“填报时间”。“武安市第十中学的分数线是472分,婷婷考了478分。”在那几天里,先后有4位该校老师主动给王为军打电话,通知婷婷到十中报名。

“学校生源紧张,不少工作人员都有争取生源的任务。”有人这样告诉王为军。然而,当高出录取分数线6分的婷婷到该校报名时,却被以“查不到信息”为由拒之门外。

婷婷记得,7月4日上午在该校一间办公室,工作人员通过电脑查到了她的信息,随即要求她去交费。但在收费处的另一台电脑上,婷婷的信息显示为“信息重复”。工作人员带她回到第一台电脑处核实,信息显示并没有问题。“我这个分数、名字的只有一个。”重新回到收费处,工作人员为她开具了“收费条”。然而,正当婷婷手拿“收费条”排队交费时,为她开“收费条”的工作人员却找到她,以“查不到信息”为由将“收费条”又要了回去。

当天下午,婷婷的一位初中老师拜托自己在武安十中工作的朋友再次带婷婷去报名,得到的答复也是“查不到信息”。

但是,正当他们离开学校回家时,王为军又一次接到十中老师电话,让婷婷前往报名。得知婷婷报名的遭遇后,这位老师表示“不可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返回学校的婷婷,在交费处得到的答复依旧是“查不到信息”。

一两天之后,两位武安市十中的老师开车到父女家所在的邑城镇邑城村接学生前往学校报名,王为军接到这两位老师的电话,邀请婷婷一同前往。

当得知婷婷之前的遭遇后,这两位老师提出可带婷婷相关证件,回到学校帮忙询问。但这天下午,证件就被其中一位老师 “一脸尴尬”地送了回来,给出的结果同样是:“查不到信息”。

此后,为了女儿上学的事情,王为军开始在武安市政府、武安市教育局、武安市疾控中心、邑城镇政府等部门之间来回奔走。

8月22日,一同报名武安市十中的初中同学已开始入学前的军训,高出录取分数线6分的婷婷却不得不面对失学的现实。

随着近两个月的奔走,王家父女发现,“查不到信息”很可能只是武安市第十中学拒绝婷婷入学的借口。

女儿这些年面对的排斥,成父女间禁忌话题

婷婷告诉记者,一个要好的初中同学曾私下向武安市十中一位负责招生的老师询问原因,得到的答复是:一个要到十中就读的初中同学将她患病的情况反映给了学校,原因就是担心和婷婷同班、同桌甚至同宿舍。

得知这件事,婷婷偷偷哭了好几天。“我特别想知道这个同学是谁。”她对记者强调: “我只是想当面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多年来,对于同学因为恐惧艾滋病而对自己的疏远,婷婷一直努力学着平静地接受。

从小学三年级回邑城镇就读一直到小学毕业,因对艾滋病的恐惧,婷婷从来没有过“同桌”。“在不大的村里,一提父母的名字,谁家什么情况都知道。”被排斥造成的心理压力,也曾让婷婷在小学四年级时极度厌学。

但辍学一年后她又硬着头皮回到学校。“在新班级,上学第一天就有同学主动和我说活,特别开心。”多年以后,婷婷仍然记得。

与同龄人相比,这个正值花季的少女显得特别安静。在学校,她从不主动和不熟悉的同班同学说话;在家里,她从不到亲戚朋友家“串门”;即便在暑假,一整天呆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她也不会觉得“闷”,但一有同学朋友来访,便是她“最快乐的时光”。

婷婷这些年面对的孤独和排斥,几乎是父女之间的一个禁忌的话题。王为军告诉记者,作为父亲,他实在不忍也不敢打听女儿这些年不得不经受的这些精神上的痛苦。

王为军告诉记者,其实这些年亲戚和邻居对他们的态度已有很大改变。“有的亲戚家遇到婚丧嫁娶,也会提出让我带孩子去吃饭。”而在女儿被确认患病之初,邻居路上遇到王为军都会远远避开。

今年,作为唯一被邀请的客人,婷婷还到最要好的同学家里参加了生日聚会。“午饭是同学妈妈做的,还买了生日蛋糕。” 在不久前婷婷过生日时,她也邀请要好的同学一起吃了火锅。

对于和同学一同就餐,婷婷到北京定期检查身体时,就曾专门向医生请教是否会造成艾滋病传染,得到医生“没问题”的确认,她才放了心。“但我口腔有溃疡时是绝不和别人一同吃饭的。”她对记者强调。

婷婷告诉记者,对于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虽然她不会主动和别人提起,但当别人询问时,一定会如实相告。“他们知道了我患病情况,还接受我,这才是真的友谊。”

武安十中:出钱可以,就读不行

这次为了女儿上学,王为军首先找到了邯郸市教育局。在王为军和教育局教育科一位工作人员的电话通话录音中,该工作人员表示,已就此事和主管领导反映了好几次,和十中的校长也沟通了好多次。“想到武安别的高中也不好说,只能等领导发话。马上开学了,实在不行考虑上职高吧。”这位工作人员告诉王为军,他会再和领导反映一下。

王为军还找到了武安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只是告诉他,婷婷的情况他们已经了解,会尽快向教育局领导和市领导逐级反映。

8月18日,眼看就要开学了,王为军再一次将电话打给了他所在的邑城镇有关工作人员。这名工作人员提出:“孩子想在武安上学难度比较大,你们自己出去找学校,把费用列一个清单,可以帮你解决。”

8月22日是武安十中高一新生开学的日子,在邑城镇政府的办公室,王为军和该镇的工作人员终于和武安十中的一位校领导见了面。

在王为军提供的见面时的录音中,这位校领导表示:“刚开学校长比较忙,委托我过来和你见面。”

他告诉王为军:“孩子情况比较特殊,学校也不容易,我们很同情孩子,但是去我们学校确实困难。”

他解释说:“因为小学初中不住宿,现在上了高中,吃饭住宿都在学校,就有很大问题了。”对于婷婷所患的艾滋病,他坦言,学生和老师也可能能接受,但是怕学生家长不同意。“有特殊病的孩子不能收,有突发事件我们没法收场。”

他同时还表示:“我们可以出个,你们去外地上学,到那儿谁都不知道,这样对孩子成长也有好处。”说着这位校领导还从兜里掏出一沓百元面值的人民币递给王为军。

王为军拒绝了这位校领导递来的钱,这次见面也不欢而散。

其实,无奈的王为军不是没有想过在外地给女儿联系一所高中就读。他向朋友了解过专门为艾滋病患者创办的临汾红丝带学校,“但这所学校只有小学、初中,没有高中。”

如果按照武安十中这位校领导所说,到外地的其他学校,婷婷上学的费用增加不说,王为军更担心这个“秘密”一旦被发现,女儿还是会面临失学。

婷婷最要好的初中同学告诉记者,婷婷的愿望是当一名医生,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被高中拒之门外后,她跟同班同学还怀着复杂的心情到职业高中咨询过医学专业。“但他们的医学专业只招收高中复读生,不招初中毕业生。”

8月31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到武安市第十中学了解情况。在该校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还没有正式开学,今天学校领导和教师“全员放假”。这位自称“临时值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有关负责同志手机已关机无法联系,今天不能接受记者的采访。

本报武安8月31日电

分享到:

相关新闻